欢迎来到锐创社

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 wipo著作权保护有效期_wiwo上架需要计算机著作权
行业动态

wipo著作权保护有效期_wiwo上架需要计算机著作权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2-26 15:20点击:
保护知识产权的有效策略
作为企业主,建立由与您的业务相关的商标,版权和专利组成的知识产权资产组合应该摆在您的首要考虑位置。这些宝贵的资产不仅可以保护您的产品和品牌免受竞争对手的攻击,而且通常被认为是高价值的投资,代表着消费者的商誉和与公司相关的声誉不断提高。为了释放您的业务潜力,必须在坚实的基础上开始建立自己的知识产权组合。
1.通过清除商标,然后在美国专利商标局注册来保护商标
从一开始,就必须选择一个强大的商标。这意味着要找到一个名称,徽标或流行语,该名称,徽标或流行语并非立即以商标形式提供的商品和服务具有描述性或通用性。此战略选择最有利,因为它可以减少另一家公司巧合地将相同商标用于相似产品或服务产品的可能性。如果您不确定选择商标时从何处开始,请利用专业商标律师的服务-商标律师可以进行许可搜索,以确定哪种商标可能最有可能获得注册。
一旦选择了商标并提交了申请,注册的时间通常会跨越八到十个月。如果您收到拒绝(也称为Office诉讼)或来自第三方的异议,则流程可能会延长。提交您的申请后,大约需要三个月的时间由审查律师进行审查。从那里开始,如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则该申请将被转发到发布期,在此期间,如果其他各方有理由相信注册可能侵犯其商标,则其他方可以反对该申请。公布后,该申请将返回给审查律师进行最终审查。根据申请的初始提交基础,
2.通过向美国版权局申请版权注册来保护版权
版权保护创造性作品,包括写作,摄影,音频,视频,代码以及其他形式的艺术作品或原始表现形式。它们的局限性在于它们无法保护作品中的总体思想;相反,它们可以有效地保护创作者的想法在特定媒体中的表达。版权注册可以防止对作者或艺术家的创作进行未经授权的复制,并且在授予版权后如果发生侵权,还可以使所有者享有赔偿的权利。
联邦版权申请是向美国版权局提交的,尽管时间表随申请内容的不同而不同,但一旦批准注册,申请人便会受到保护。版权使所有者可以在线和在法庭上以及在不断发展的虚拟市场中强制执行注册,对于在其业务中使用这些才华的艺术家,作家和创意者来说,版权越来越有价值。
3.通过进行专利检索然后提交申请来保护专利
确定企业对专利注册的需要的第一步之一就是确定最适合您的产品或想法的专利。两种最常见的类型是外观设计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设计专利通常是装饰性的,着眼于非功能性外观,例如运动鞋的轮廓。但是,要获得专利,这种美学必须与实际产品密不可分。如果申请人还希望保护其发明的功能,则他们还必须申请一项实用专利。此类专利是最常申请的专利,涵盖了流程,制造商和机器。这些专利也被授予以改进已知的现有机器和工艺。简而言之,一项外观设计专利可以保护您的作品外观,
尽管并非所有发明人都使用专利搜索,但是这种疏忽可能会导致代价高昂的错误。专利仅针对新颖的想法颁发,如果您不知道自己的发明已获得专利或正在使用中,您的申请将被拒绝。专利搜索并不完全穷举,也无法保证申请的成功–但是,搜索可以揭示与潜在申请相似的专利,从而使申请人能够磨练其发明的最独特特征,并为他们提供获得成功的最佳机会获得专利。
归根结底,寻找有效的方法来保护您的知识产权对于您的公司至关重要,因此可以确定这些投资既安全又有效。为了协助进行维护备案,通关搜索和管理您的整体资产组合,在经验丰富的律师的协助下可能会非常有益。


知识产权对信息保护的有效性问题
受美国学者约翰?巴洛(JohnPerryBarlow)的版权消亡论的影响,不少学者认为在数字化环境下传统版权法正而临越来越多的困境,已经完全失去存在的价值。有的学者甚至指出,版权法正逐步偏离其鼓励创造,促进知识和文化传播的立法宗旨。SivaVaidhyanathan在《版权丛林》一文中指出,版权越来越强势一一版权客体的扩大、保护程度的增加不仅抑制了个人创作,也妨碍了知识和文化的交流与共享。而卡罗尔?辛普森也在《版权给你的未来造成困境了吗?)中明确指出,在电子网络时代,版权法已经变得完全不重要了,即便没有强大的版权法保护,知识财产的生产将继续增长。另一方面,DRM、P2P、BL.OG技术的快速发展也给版权法提出了更多的挑战,版权保护和信息公共获取的矛盾变得史无前例的尖锐。因此,更多的学者努力探询重建版权制度的法律框架以解决这些题。我们尝试把这些努力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唯技术论派的观点。他们认为:“技术性保护措施的发展进步,将会给予版权作品更好的保护,从而胜于存在于网络空间之外的法律;而合理使用则应当作为一个平衡物来维持公众与私人之间的适度平衡。”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的YeeFenLim教授则指出数字权利管理(DigitalRightsManagement,简称DRM)事实上赋予版权人超出法律规定的更多的权力、因此,与版权法相比,DRM给予了版权人更为切实有效的所有权保护香港的李亚虹博士也支持这种观点,她认为实施DRM可以有效保护权利人的权利,因而可以取消版权制度,代之以税收制度。
第二,平衡论派的观点。他们认为版权改革在于重建版权系统的平衡。美国杜克大学法学院教授詹姆士?博伊尔(JamesBoyle)认为,“为新闻工作者、教师定义合理使用制度是数字环境下重建版权系统平衡的重要措施。”即便作为创作共同董事会成员,博伊尔也在《开放心态为何重要?》一文中指出,“这不是说开放总是对的,而是我们需要在开放与封闭、专有与免费之间取得平衡。”斯坦福大学的保罗?戈尔斯坦也指出版权利益平衡是考虑数字时代版权领域新问题的立足点。
第三,创作共同论派的观点。杰西卡?利特曼(JessicaI.Itman)希望,版权法应当“短期、简单和公平”,在这样的版权法体系下,我们不再根据复制权来定义版权,而是将版权重塑为商业利用的排他权。0劳伦斯?菜斯格(LawrenceLessig)则建议版权法重建应该遵循这几个主要原则:①缩短版权保护期限:②简单的二元体系,取消复杂的例外情况;③强制调整;④禁止延长追溯期限。
第四,公共政策论派的观点。哈佛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法教授威廉?·费希尔(WilliamV.Fisher)建议用政府行政补偿来代替版权法的主要部分和加密保护技术。采用税收制度,根据作品的普及范围,从税收中给予进行版权登记的音乐或电影作品权利人对应比例的黯偿。,随着版权保护日益体现出垄断的新趋势,版权保护的垄断化发展已经超出了版权法能够调整的范围,应当采用反断政策进行调整。
其次是版权的利益平衡问题。在网络环境下,传统的利益平衡发生了变化,扩大版权人权利、认可技术性保护措施等立法上的变化均显示利益开始逐渐向私人利益倾斜。劳伦斯?菜斯格指出公共领域正在不断缩小。对此,有学者从效益主义哲学(theUtilitarianPhilosophy)的角度研究版权利益平衡问题,指出效益主义要求立法者在计算财产权利时应以社会福利的最大化为目标,在以排他性权利激励发明与艺术作品创作的同时,对该权利限制公众享用那些创造物的倾向子以控制,并力求在者之间实现一种最佳平衡。并且认为效益主义是版权法的价值基础,版权法应该在效益主义的社会福利最大化的指引下,构建一系列的制度以实现版权人私人利益与公众利益的平衡。
克里斯蒂娜?汉纳也在《版权回归》一文中强调版权法发展的趋势是版权人权利的扩大,而公众获取信息的空间却在缩小。版权法中公共利益与权利人利益的紧张对立主要体现在版权侵权案例中,这是因为版权法对于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规定很模糊。而所谓版权回归,就是要缩小私人利益的范围,扩充公共利益的范围,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新的平衡。国内学者从经济学角度提出了知识产权的“对价”与“衡平”理论,认为知识产权机制的运行就是“对价”ー一平等个体之间自由与自由让渡和补偿的平衡,以此实现冲突双方处于帕累托最优状况时的帕累托改进,即不损害任何他人的自由而对他人的自由进行改善。
DRM的发展与应用使得版权人和公众利益的冲突再次尖锐·面临新的挑战多数学者认为DRM给版权利益平衡原则带来新的冲击,从实质上减小了合理使用的有效性。信息技术政策办公室(OfficeforInformationTechnologyPolicy,OITP)的戈德温(Godwin)认为DRM会约束公众对于受DRM保护的信息的合法使用,例如公共领城作品的获取(或其他允许自由使用的作品)图书馆作品的保存、行生作品的创作、历史的研究、合理使用权利的行使以及为教学目的的使用。此外,过度的技术保护还容易使那些在网络技术开发和网络资源运营方面具有强大优势的企业缺乏约束,从而可能出现滥用技术措施,损害消费者和竟争厂商的利益。大卫?曼恩(DavidMann)在题为《数字权利管理和失明者》一文中,表达了他对于DRM技术负面效应的担忧。他指出,盲人或其他残疾人原本可以借助辅助阅读技术实现信息获取,今天他们也会因为DRM而被拒之门外。大英图书馆馆长林恩?布林德利(1.ynneBrindley)发起了一次有关数字时代版权利益平衡的辩论,他认为DRM技术发展、版权强化使得公众合理使用的权利受到侵犯,提醒立法者注意版权法的修改要协调好技术措施、版权保护与公共获取、共享知识和信息三者间的平衡。
最后是版权扩张的合理性问题。为了应对以因特网为代表的新技术环境给版权保护带来的问题,各国纷纷修改版权法以适应数字环境。这一轮版权法案的调整凸昆了版权强化和扩张的趋势,也引起了学术界对于版权扩张合理性的探讨。多数学者认为,现代版权扩张法案打破了传统版权法的衡平性而没有使社会公众获得补偿。威廉?霍兰德(WilliamHollander)认为,“RIAA向国会施加压力修改版权法,使得版权得以持续扩张,给予版权人更多的保护,然而这种扩张是以最终用户自由获取信息为代价的,颠覆了版权的利益平衡。”9支持这种观点的还有特蕾西?考德威尔(TraceyCaldwel),她在《数字时代的版权平衡》一文中,指出在数字化的技术条件下,私权扩张使版权的合理使用范围儿乎被吞没。版权的扩张限制了在合理使用制度下教育、科学、文学等创作者合法获得作品的自由。也有学者从法哲学的角度研究该问题,约翰?贝利(StrongBailey)和查尔斯(Charles)认为将所有权的基本理念错误地嫁接到版权制度上,才导致了今天版权的非理性扩张。出版商在“私权神圣”的理念支持下,其垄断权在不断得到财产权增加的刺激下不断扩大。也有学者从微观经济学的角度研究版权扩张的合理性问题。威廉?兰德斯(WilliamLandes)和理査德?波斯纳(RichardPosner)提出,外部拥挤是作品进入公有领域后社会价值减少的潜在原因。他们提出版权法应该调整、扩张,以确保版权人和公众的利益,以至于保证社会总体的经济价值。然而罗伯特?皮埃尔斯汀(RobertPiasentin)的《外部堋挤与版权扩张》却表达了不同的观点,他认为数据库、地图和事实作品等并不会因为无限制使用造成外部拥挤而受损。而对于现有公共作品和版权作品的研究明,因为版权作品进入公有领域而导致作品需求下降是难以置信的。因此,“外部拥挤”不能构成扩大版权人权能的理论基础。


相关产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