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锐创社

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 windows软件著作权案_windows系统著作权几年
行业动态

windows软件著作权案_windows系统著作权几年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2-26 15:20点击:
《丁香花》版权案
《丁香花》是一首在网络上流行的歌曲,当词曲作者唐磊准备2005年初出版专辑时,却发现由南京音像出版社发行的同名专辑已收录了《丁香花》这首歌。唐磊与之交涉,南京音像出版社却认为自己是合法出版,因为他们已经向“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缴纳了200元使用费,并出示了“收费证明”。但当作者向“音著协”提出异议时,“音著协”立即告知南京方面其中有误会,并退还了200元钱,但在此之前,南京音像出版社制作的3000张专辑已流向市场。
【问题】该案说明我国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存在哪些问题?
【答案要点】该案中暴露出我国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存在以下问题:
1.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非经权利人授权,不得代为行使权利人的有关权利;
2.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在进行著作权集体管理时,应该就权利人及其作品进行核实;
3.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实施了不当管理的,应该承担侵权责任。
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在中国实施的时间较短,在实施细则方面还存在一定的漏洞,管理方法也有待进一步的提高和完善。


惩罚性赔偿案出现在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十大知识产权案件清单中
2020年4月21日,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2019年十大知识产权法案件清单。这些案件涉及专利(发明和设计),商标,版权和不正当竞争。所选案件之一涉及一家美国普拉提公司,该公司判处了惩罚性赔偿。虽然根据商标法已经确立了惩罚性赔偿,但实际上直到最近才判给此类赔偿。实际上,这是上海第一个判处惩罚性赔偿的案件。
平衡的身体vs永康埃琳娜
该案正在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审理。美国普拉提公司和运动器材制造商BalancedBody在中国拥有健身器材的商标MOTR。它在中国拥有多项发明专利和注册商标。被告永康埃琳娜运动器材有限公司(YongkangElina)是一家中国公司,于2007年注册,其外国股东名为PitkPelotasSLU(Pitk)是其唯一股东。
永康埃琳娜被发现于2018年在上海的一个展览会上推广带有相同商标MOTR的健身器材,并自2017年以来通过微信商城,物理工厂和其他渠道进行销售。BalancedBody通过现场,网页和购买获得了相关证据。公证。2018年,Balance车身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对永康·埃丽娜(EngkangElina)侵犯商标权提起诉讼,要求三倍的惩罚性赔偿。
与此相关的是,2011年,YongkangElina的股东Pitk被发现在西班牙进行了侵犯BalancedBody的CTM商标和专利权的活动。YongkangElina也参与了制造。平衡机构于2011年7月向Pitk发送了两封警告信,2012年3月,Pitk和YongkangElina与BalancedBody达成了和解协议。Pitk和YongkangElina明确承诺不会从事任何侵犯BalancedBody知识产权的活动。
法院已完全支持请求的三倍惩罚性赔偿,并且鉴于被告屡次侵权,侵权产品的总销售额为300万人民币(420,000美元),并已要求平衡机构赔偿300万人民币(420,000美元),侵权行为的巨大影响力以及被告产品的质量低下会对平衡机构的声誉造成负面影响。双方均未提出上诉。
注释
此案反映出中国决心打击恶意侵权,尤其是在重复和连续的情况下。法院在判决书中指出,被告不遵守承诺,无视他人知识产权的行为,是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认定侵权行为情节严重。为了保护商标所有人的合法权益,惩罚侵权者并维护市场秩序,法院完全支持BalancedBody的主张。
自2013年起,惩罚性赔偿首先列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该条规定,赔偿金额应为所评估金额的一倍以上但三倍以下。此外,它还规定了300万人民币的法定赔偿限额。
从2019年起最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进一步将惩罚性赔偿的上限从三倍提高到五倍。同时,法定赔偿金额的上限也从3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
从2019年起,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中也包含了类似的惩罚性赔偿规定。惩罚性赔偿也已包含在现行的《专利法》和《版权法》修正案草案中。这表明中国正在更加重视这种奖励,以阻止未来的侵权行为。
计算损失
在中国,商标侵权的损害赔偿计算包括补偿性损害赔偿和惩罚性损害赔偿。补偿性损害赔偿或实际损害赔偿可补偿原告造成的损失。惩罚性赔偿是为了惩罚被告的恶意行为或阻止他人从事类似行为。这就要求根据《商标法》第63条证明恶意和严肃。
尽管自2013年以来一直在进行惩罚性赔偿,但各级中国法院在审理该裁决时都非常谨慎,实践中几乎没有案件。惩罚性赔偿超越了没有先例的全额赔偿的基本原则,并且在确定恶意,严重情况,赔偿金额和赔偿金额的时间时,很难确定因素。结果,尚未建立统一或详细的标准。
外表
越来越多的法院一直在积极探索惩罚性赔偿的适用。从2020年1月到2020年4月,我们收到了以下方面的惩罚性赔偿:
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处理喜茶和HEEKCAA相关商标的商标权侵权案件,共判赔76万元。
杭州互联网法院审理关于抖音(中文为TIKTOK)商标的商标侵权案,共计赔偿人民币200万元。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就奥普照明有限公司与广州华盛塑胶制品有限公司恶意侵害奥普商标权一案提起商标侵权纠纷,共计赔偿三百万元人民币。
2020年4月23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确定侵犯知识产权和不正当竞争案件的损害赔偿的指导意见》和《法定损害赔偿判决标准》。《意见》为涉及惩罚性损害赔偿的案件的适用条件,方法,恶意认定和严重情势,为北京市法院提供了详细的指导原则。这应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不同的标准。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近发布的2020年司法解释项目计划,《关于对侵犯知识产权的惩罚性赔偿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已列入该项目计划,该计划将于2021年上半年完成。
惩罚性赔偿在专利,商标和版权侵权案件中的广泛应用以及适用惩罚性赔偿的统一判决标准将很快在中国变得司空见惯。已经有积极迹象表明法院下达了重大赔偿金,这些赔偿金不仅可以平息侵权行为,而且可以帮助遏制未来的侵权行为。


相关产品
相关文章